最初只是为了闯一闯

中学以前的生活基本都是家里规划好的,高中以后我爸说,以后的决定你自己做。因为他这句话,我受益良多。

大学毕业没有选择工作,而是托着一个行李箱来了日本。在国内的时候周围都是朋友,亲戚家人,什么事情都能应对自如。总是想着依靠这个依靠那个,总是还有退路,很多事就不敢去做或没有精力去做。久而久之,也就失去了很多可能性,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多大潜力。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最大的问题,家里都是独生,家长各种溺爱,导致孩子普遍独立能力较弱,而独立思考,独立行动的能力是以后立足于社会的最基本,最核心的能力。
    
把自己置身于任何一个完全未知的无锁依靠的环境,只靠自己也能闯出一片天的能力,才是一个人最值得骄傲的,无法被任何人所剥夺的能力。特别是我觉得,人在毫无依靠濒临绝境的情况下做的选择,往往也是最正确的选择。人成长的内在动力固然重要,但是外部环境的突变,往往会更大程度上激发我们原始的不断突破自我的本能。
    
以上,是我最初来日本的最重要的原因。
下面说一下在日本这些年的体会,是什么让我觉得选择来日本是正确的。
    

日本人的创新精神:
    
人们都说日本是一个保守的固化的社会,但我并不认同,日本的人群还是有一群很激进很创新的势力。
    
首先日本人在很多领域的科研能力确实难以忽视,在多个学科甚至一直稳坐全球头把交椅。这不用多说。
    
我要说的是自己的一些体会,在日本期间对于我而言,成长最快的并不是刚开始做科研的时候,而是就职实习和参加创业大赛两件事。各个业界多所公司的就职经历和一个一年左右的长期实习让我真正体会到了日本各大业界的顶端公司的工作状态和行业趋势,相信所有到日本留学的同学都会有这个感触。如果说就职的过程属于中规中矩,体会到的是日本成熟的商业模式运作规律和被职场精心雕刻出来的”サラリーマン“的做事方式和生活状态,那么参加日本的商业创业大赛则让我真正感受到了日本这个社会创新与裂变的前沿。
    
2012-2013年我参加了”东京大学杯商业创业大赛““京都大学杯商业创业大赛”,与包括Ruby语言之父松本行弘先生,日本乐天创始人三木谷浩史先生, DeNA创始人南场智子女士等业界最顶端的一批Venture Capitalist和Entrepreneur真正深入接触,分享我们的商业计划,描述商业模式,阐述估值和未来发展模式。才真正体会到这个社会激烈跳动的脉搏。
    
当时做的项目是一个采用硅晶体来做LED调光薄膜的一项突破性技术,是东京大学理工科研究室的一个博士搞出来的技术,但是由于发光鲜艳程度比起稀土发光材料还有一些差距,所以需要通过融资支持进一步扩大研究规模然后顺利实现商业化。项目初期已经拿到了东京大学Edege Capital的投资是一个半明星类的项目,团队里面三个主要成员一个石崎君是技术负责人主要负责研发和解释相对较为复杂的技术实现问题,一个本田君时认东京大学TED组织的发起人,并把TED发展到日本全境的”伝説の东大生”,负责市场规划,此外就是我,当时参加大赛的为一个名中国人,主要负责项目估值和融资规划。
    
大大小小20个项目经过第一轮筛选,但是无一不是技术类,这也许和东京大学的科研特性有关。除了参加项目的科研主打特点之外,和国内创业大赛不同的,日本的一批投资者很少问估值和资本市场运作规划的问题,反而技术类的和对人类生活是否真正的改善这类问题更让他们着迷,这似乎更接近商业的本质。日本人在思考商品本身的创新方面确实极为优秀,而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则较少,也就是说日本人善于技术研发,商品开发,投入市场,环环相扣,而不愿意做资本运作,进行纯粹的商业模式上的试错。所以我们在国内很少听到日本的一些大规模的商业模式创新类的创业新闻,不像国内有滴滴打车,美国有AirBnB这类明星项目,日本人更执着于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并且闷声发大财,也许你不知道我们周边的很多产品的核心技术,都掌握在日本人手里,因为我们不懂技术。

 

严谨一丝不苟的做事方式
    
和日本人合作久了优势也头疼,就是很多人中规中矩,写一个邮件里面模板式的客套话占了99%真正内容国人一句微信语音就说完了。相比较中国人做事很灵活,但是也有很多代价。比如各种投机取巧,不遵守约定造成巨大的商业沟通成本,市场信赖缺失导致企业广告销售成本的增长。这点我只能说各有利弊。
    
日本人做事十分严谨。这也是大多时候我很喜欢和日本人合作的一个原因,日本人一旦确定的事情很少轻易变动。而且做事的各个流程把握的十分精细,这是你能在国内的很多成功企业和商务人士中看到的优秀品质。所以这个品质我觉得很有必要像日本人学习,而不是吐槽日本人不懂变通,毕竟要看什么场合,你应用的场合对不对就要看你自己了。
    

礼仪和内心的修为
    
在日本生活是十分舒适的,每个人都十分注重礼仪,公共场合很少有大声喧哗,闹事地区也都干净如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回归到了本质的互相理解与简单和谐的氛围,这其实在我国历史上特别是民国时期也是经常能看到的,只是现在一些好的习惯反而我们中国人做的不到位。
    
此外,日本人对为人处世极为看重,这是一个更加强调社会集体而非个体的社会。社会性对个人的行为有严格的约束,这就要求大家共同遵守一种社会准则,同时提高内心修为,倘若修为不够,就成了表面功夫,积累久了没有化解的话情绪上也容易压抑。普遍而言,日本人对修为的重视要比较高,这是在和很多稍上年纪的日本人接触时最大的感受。
    
还有一个小事情让我很有感触。高中的时候接触到一本叫“菜根谭”的书,主要讲如何处事,正心修身。第一次翻阅便很喜欢这本书,此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重新翻阅,能够切实的体会到书中的字字句句对为人处世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后来到日本,发现很多日本人极为喜爱这本书,大大小小的读书馆或书店都能见到这本书的身影。反而作为国人,周围人很少有人知道这本书。
    
在日本很多年,至今回想起来依然觉得受益颇多,是我在过去的人生中做过的最勇敢正确的选择。很多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单纯的通过看”成功学书籍”很难养成的品质。至今身边依然有很多愤青,提到日本人就各种不屑与愤恨,这样对不对我不想说,但是我想说的是,你如果能从你讨厌的人身上发现他们的优秀品质并学为己用,才是一个成熟的社会人应有的态度。